家居企业搬家记:新工厂为环保“补课”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背景下,当一个个崭新的工厂在各个产业基地拔地而起之时,让家园变得更加美好、让天空变得更加蔚蓝的梦想和责任,正在变成北京家居行业的共识,逐渐呈现在人们面前。                                                                                                                   编者按“打破一亩三分地。”三年前,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听取京津冀协同发展工作汇报时的话言犹在耳,也为三地跨区域协同发展开启新的大门。三年来,北京多领域借势前行,环保、新能源车、冰雪等产业在变局中重生。城市功能重新排列组合,旧生意逝去,新商机溢出。本组系列报道讲述了企业泛舟全新起锚的故事。在首都功能疏解的大潮中,大城格局由此一新,产业蓝海浮出水面。  上千家企业搬家、近十万从业者大迁移,是一种怎样的景象?在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的大政方针指导下,北京家居产业年正式拉开转移序幕。从以前的搬不搬到往哪儿搬、如何搬、搬了之后怎么办,家居企业的掌舵者抛开了疑虑,在这场产业转移大潮中书写着感人的篇章。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大背景下,当一个个崭新的工厂在各个产业基地拔地而起之时,让家园变得更加美好、让天空变得更加蔚蓝的梦想和责任,正在变成北京家居行业的共识,逐渐呈现在人们面前。  企业搬迁催生产业园  “搬迁,如同在沙漠里建起一座城。”汉沽环渤海家居产业园牵头人黄赤淳如此形容这场京城家居企业大转移。“沙漠建城”,需要基地,于是一个个新兴产业园应运而生,规模化、规范化的产业园,不仅将使北京家居企业得到升级,而且将为当地经济带来新的增长点。  早在2015年10月,北京就提升了治污标准,出台了《北京新增产业的禁止和限制目录(2015年版)》,其中家具制造业被列入“禁止新建和扩建”项目之中,京城家居企业搬迁便箭在弦上。顺应这一潮流,京城周边如雨后春笋般兴起了十余个大大小小的家居产业园,包括目前已经运营得较为成熟的青县、汉沽、芦台三大产业基地,成为家居品牌集中入驻的首选地。青县沿海产业转移示范基地首次亮相,便宣布土地规模达8500亩;汉沽的环渤海家居园首期可供建厂的土地达2000亩,后期4000亩。这么大的规模,京城家居企业要建立新家并非难事。  欢迎北京家居企业前往产业园安新家,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企业的入驻将为当地财政带去可观的税收。在芦台经济开发区,意风家具投资11亿元,占地370亩;爱依瑞斯投资10.24亿元,占地400亩。意风家具项目建成后,预计年产10万套高端板式家具,实现年产值19亿元,利税9000万元,安排就业1200人。  “青县产业园要实现的不仅仅是北京家居企业一次简单的搬家,而是希望打造一个能够解决家具核心问题的泛家居产业园,以形成生产、生活、物流等方面的协调配套。”青县沿海产业转移示范基地牵头人李博的规划,正是这些正鏖战招商的新兴家居产业园的共同愿望。“产业城将在产业对接、生产技术上与德国接轨,全面实施智能化工厂的建设,并同步构建养老地产、有机农场、生态旅游等副线区域。”爱依瑞斯总裁隋有彬向报记者如此介绍芦台产业园的未来规划。  资本和产业犹如血液,自京城这个心脏泵向数百里外的津冀地区普通城市,带动着这些地区迅速走向繁荣。  员工挪位形成“自造血”  工厂搬出京城,与企业一同生存与发展的员工怎么办?随着工厂搬迁,员工大挪位也正式展开。据北京家居行业协会会长何法涧估计,北京家居产业20多万产业工人中,此次工厂大搬迁将涉及近10万人的去留。这些人自京城转移至津冀新兴产业园,除了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也为当地带去消费能力,形成“自造血”。  让工人心甘情愿地随工厂搬家,并非容易事。将工厂搬迁至河北正定的蒂尼•倍斯特总经理甄建辉,便曾遭遇过工人挪位难题。年夏天,满载着首批工人的大巴从京城开到河北正定新址,停车后,车上的工人却没有一人愿意下车,“有人问,能不能开回北京”?  远低于北京的生活条件,是工人们不愿随迁的重要原因。蒂尼•倍斯特位于河北正定的新工厂,既不是商业繁华、交通便利的城区,也不是配套成型、设施齐全的产业园,在这个日后将被打造为“木都产业园”的村落里,蒂尼•倍斯特是首屈一指的龙头企业,也是早期的拓荒者。甄建辉心一横,当即下令施工方把在建的办公大楼部分改成员工宿舍,并在附近加盖一栋二层楼的员工居住区,一律配齐24小时热水、WiFi、暖气和空调,另外加盖了平价食堂和高端餐厅。到年10月,蒂尼•倍斯特工厂近200名员工中,仅流失20余人,工人随迁率近90%。  作为劳动密集产业,家居企业需要大量熟练技工。不过,大量产业工人的搬迁也给企业提出了福利难题:餐饮、住房、教育、交通,乃至休闲娱乐,如何让员工搬迁后生活条件不仅限于生存,还需企业主动买单。  将工厂搬到江苏邳州的福满门董事长王瑞津为降低员工流失率施出了两招颇具参考价值:一是为员工解决购房问题,二是把孩子教育问题解决好。“北京房子得4万元/平方米,邳州那边只需要2000元/平方米,对管理层人员,我们会交50%的首付帮助他们在邳州安家,子女入学也会按照当地居民标准。”  “留住员工的方法很多,但万变不离其宗,都是让员工有家的感觉。”已牵头打造环渤海家居产业园一年的黄赤淳,认为降低员工流失率的策略核心在于为搬迁工人融入当地生活环境创造条件,并围绕产业园建立一个配套的生活区。“比如建设工人宿舍,以往北京的住宿标准是每个人3-4平方米,新工厂要保证每个人有15平方米的住宿空间。”在黄赤淳的规划中,除了建立产业配套外,汉沽环渤海产业园还在园区内设置专门区域建立生活区,每2000亩建设用地配置100亩的住宅与商业用地。  餐饮、住房、教育、交通,乃至休闲娱乐,人员回流地方,带来的不仅是产业的快速发展,还有消费能力的跃升,这些重新建立起来的“沙漠之城”,需要更多的商业配套滋养。  新工厂为环保“补课”  落后的环保配套,曾是将九成家居企业隔绝于京城之外的关键门槛,在距离京城千里之外的新迁入地,不少知名家居企业趁搬迁之机,正努力补上环保一课。  搬至天津永清产业园的龙鼎天著新工厂使用的是一揽子环保除尘系统,单是用于除尘的装置就净投资60多万元。在数千公里外的江苏邳州,王瑞津也将200万元左右作为福满门新工厂购入环保设施的预算。相比之下,北京仅3000元的布袋式分散除尘器带来的环保效果近乎裸奔。  装备环保设施,并非个体企业的行为,家居产业园的牵头者们也在打着环保设备的算盘。“我们拟定建设一个集约设备平台来形成企业集群,由园区协调统一建设集尘设备、污水处理设备、水性漆密封喷涂工区,从而实现环保设备共享与产业集体升级。”李博告诉报记者,他计划通过环保设备共享,来降低整个园区的环保设备使用成本。  不过,即使抓紧环保补课,这些迁出京城的家居企业环保程度能达到北京要求的也将寥寥无几。根据《北京市工业污染行业、生产工艺调整退出及设备淘汰目录(2015年版)》,惟有实现水性漆改造的家具工厂和生产红木家具的工厂,才能获得继续留在北京的资格。  “对于生产型家具企业来说,使用水性漆的成本比使用传统油漆成本高30%-50%。”何法涧向报记者表示。李博预测,如果希望完成VOCs排放、工业废气排放、粉尘除尘、锅炉除硫、污水处理等设施的建设,投资总额大约有四五千万元。  环保,在很多企业看来曾是一个道德考题,面对环保禁令心存侥幸。如今,在京城家居产业转移大潮冲击下,家居企业掌舵者纷纷觉醒,在搬迁中为环保设备投入大量预算。这场转移行动,并非将污染搬离京城,又将污染带到相对偏远的地方,而是一场产业的全面升级。无论工厂搬到哪里,环保不达标,都将无法立足。让家园变得更加美好、让天空变得更加蔚蓝的梦想和责任,正在变成北京家居行业的共识,在工厂搬迁进程中,逐渐呈现在人们面前。  打造物流“输血管”  尽管在疏解非首都核心功能大政下纷纷搬离北京,这些在京城发展壮大的家居品牌,仍将京城视做主战场,依托北京市场实现产品销售量和品牌知名度。在新的生产基地和京城消费市场之间,物流成为链接两地的“输血管”,京城家居产业转移刚刚拉开帷幕,这些必不可少的“输血管”的建设已经提上了议事日程。  在选择转移地时,为降低物流成本,距离成为这些家居产业园得以吸引大批家居品牌的重要原因。李博认为,在距离北京160-260公里范围内建新厂最为适宜,“距离太近可能过不了几年还需要再次搬迁,距离太远又会导致企业运输成本过高,丧失在京城市场的竞争力”。  分析人士指出,家居行业存在效率低下、消费者服务体验差等痛点,很大程度上来自物流体系不完善。家居企业通常是厂家和商户自建仓库,随着房价租金上涨,面临着巨大的仓储成本压力,在现行物流配送体系下,通常一个家庭完成装修要面对几十甚至上百次售后服务。伴随着这些京城家居工厂转移至京外,送货、安装、服务的距离大大延伸,物流问题就显得更为突出。    居然之家正将触角伸向物流这块大蛋糕。据居然之家董事长兼总裁汪林朋透露,居然之家正在布局北京地区东西南北四个物流中心,2017年将陆续开工并逐步投入运营,“从北京开始,以住宅物流为中心,五年内完成全国范围内第三方现代化物流网络的布局工作,将家庭装修几十上百次的售后服务缩减到1-2次”。  家居产业园也凭借聚集效应,试图以物流的完善带动企业的发展。“我们预计,将工厂搬离北京后,物流成本将增加2%,主要是成品从汉沽运送到北京的短途运输成本提高。” 黄赤淳告诉报记者,因为建立了产业园,五金、原材料、人员都相对集中,产业链的协同效率提升,降低了制造环节的成本。成品物流成本提高2%,制造成本有所降低,总体来看,综合成本降低了5%。“我们目前正在策划,由云家投资牵头,园区内所有的企业都作为股东,建立一个物流公司,在北京选择一个老厂,作为仓储点。”  大件、易损、复杂,家居物流配送门槛并不低。伴随着京城家居产业的外迁,物流需求攀升。在京城消费市场和津冀制造基地之间建立“输血管”,或许是一块值得“撸起袖子”加油开发的蓝海。  将总部“灵魂”留在京城  工厂迁至津冀或者更远的地方,主要战场仍在京城,家居企业创立者们并没有打算放弃京城阵地。除了零散分布于京城老厂区及办公楼的品牌,坐落在东五环的创意办公空间星立方,成为京城家居产业在搬迁大潮洗礼后集中布局地之一。  星立方是从红星美凯龙东五环店分割出来特意打造的创意式办公空间,集文化艺术、创意设计、家居设计、电子商务于一体。更吸引京城家居企业的应是颇具成长性的位置,东可目触通州,西可眺望国贸,文艺气息浓厚的中国传媒大学西校区近在眼前,仅是“CBD后花园”朝青商圈这一地理位置,就为品牌未来的发展提供了更多可能性。年6月,星立方刚正式亮相便成为家居企业抢夺的对象,在这里建新总部,一时成为已经或即将搬迁的家居企业的首选。  对于京城家居企业来说,搬离京城的只是躯壳,留在京城的总部才是灵魂,是时尚前沿的重要感知者,也是企业决策的中枢。在东五环这块颇具成长性的区位,这些家居企业的关键人物来来往往,也带动着这一新兴文化产业区的发展。  “北京各个行业都在进行产业输出,老工厂很难盘给其他工厂,只能闲置或租给物流公司,但工厂的施工设计又不符合物流厂商的标准。”在黄赤淳看来,那些拥有土地产权或使用权的家居企业,如何处理老工厂是个让人头疼的难题。“以前北京的仓储是非常紧张的,搬迁结束后,将有大量仓储闲置,闲置仓储也是商机。”  针对老厂商机,不少家居企业创立者将天马行空的想像力注入到曾经的发祥地,一个个运用老工厂的妙招应运而生:伯艺木门董事长王显在老工厂建立了一个创意产业基地,除了自己做产品展示以外,还向一些文化创意产业企业提供办公空间;挪亚家董事长陈志军潇洒地将老厂变成了绿地,在这里悠闲地种着花草……  百强家具董事长陈晓太和东方百盛总裁邵贤强不约而同地将曾经的生产车间开发为体验馆。百强家具将顺义工厂作为新品发布地,工厂中展示全部产品,并敞开大门让消费者参观生产过程。东方百盛在通州的工厂部分腾空后,邵贤强将它改造成一个大型展厅,将从板式到实木、定制的全系列产品完整地呈现出来,并结合通州旅游资源,以互联网集客为依托,做起了文化旅游、优惠酬宾的买卖。  彼之砒霜,吾之蜜糖,难以盘出的老厂却为京郊旅游带来活力。生产已经转移,灵魂却在京城得到升华,搬迁就如同玩儿魔术一样,抛开所有的过程,展现出来的都是让人惊艳的风景。京津冀的天空更蓝了,人们的居室更环保了,新的产业基地发挥着新的魅力,产业大转移不过是一场阵痛,当企业焕然一新之时,竞争力更强,责任心更大,发展后劲更足。报记者曲英杰/文 代小杰/制表  对话  家居企业外迁是一次产业提升  ——专访汉沽环渤海家居产业园牵头人、北京云家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黄赤淳  报:目前环渤海产业园建设招商情况如何?  黄赤淳:目前环渤海产业园已经有7家企业建设完成,16家企业主体基础建设完成,到2017年7月,至少会有4-5家企业可以入驻,投入生产。  报:在京城周边同时出现的承接家居企业转移的产业园有10家之多,在众多竞争者中,环渤海产业园有何特色?  黄赤淳:在与汉沽政府部门前期谈判时,就特别争取了四个方面的承诺:一是土地出让金必须便宜,只需8万元/亩;二是必须有预留土地,首期2000亩,预留4000亩做后期开发,拥有充足的发展空间;三是必须在园区内设置专门区域建立生活区,每2000亩建设用地配置100亩的住宅与商业用地;四是税收优惠,实行“三减两免”。发挥集群优势,是我们建立家居产业园的重要考虑。  报:环保曾经是阻碍这些家居企业留在北京的重要原因,在环渤海家居产业园建设过程中,将如何补上这一课?  黄赤淳:这次搬迁,我们不仅仅是一次搬家,也是一个产业提升的过程。国家和市场已经把环保放到了第一位,如果我们企业不把环保放在第一位,就算是搬到海南去,还是要被政府和市场淘汰。  报:在降低人员流失率方面,汉沽环渤海产业园有什么对策呢?  黄赤淳:我们总结出5种方法,供入园企业参考:首先是给工人一个家,让老工人可以以较低的价格购买新工厂所在地的商品房;其次是建设工人宿舍,让工人在居住品质上有改善;三是改善工人的生活水平,让工人出门就可以享受餐饮、美容美发乃至金融服务;四是在园区内建立技工学校,帮企业自己造血;五是加强机械化设备的投入,减轻员工的工作强度。  报:在工厂搬离北京之后,物流将是一笔重要的支出。您认为家居企业将如何解决?环渤海产业园又将有何动作呢?  黄赤淳:我们预计,将工厂搬离北京后,物流成本将增加2%,但是因为建立了产业园,五金、原材料、人员都相对集中,产业链的协同效率提升,降低了制造环节的成本。成品物流成本提高2%,制造成本有所降低,总体来看,综合成本降低了5%。我们目前正在策划,由云家投资牵头,园区内所有的企业都作为股东,建立一个物流公司,在北京选择一个老厂作为仓储点。  报:说起老工厂,北京原有上千家家居工厂,在九成搬离京城之后,您觉得老工厂如何利用呢?  黄赤淳:北京各个行业都在进行产业输出,老工厂很难盘给其他工厂,只能闲置或租给物流公司,但工厂的施工设计又不符合物流厂商的标准,而且老工厂仅作为仓储和安装中心明显有些大材小用。以前北京的仓储是非常紧张的,此次搬迁结束后,将会有大量仓储闲置,这些闲置仓储也是商机。